>

往生前与次子感应道交,王化坤居士念佛往生纪

- 编辑:金沙澳门官网 -

往生前与次子感应道交,王化坤居士念佛往生纪

往生前与次子感应道交

金沙澳门官网 ,平凡人念佛也可以生死做主

王化坤居士念佛往生纪实

家禄居士站立礼佛往生记

往生前与次子感应道交 王景文居士,名玉纯,世居辽宁省岫岩县。 他起初务农,后来学习经商,喜欢行善,信奉佛法。 五十三岁时,他率领妻子和儿子发心吃长素。因为次子超寰和四子学佛,所以知道念佛是横超三界,直接脱离轮回的捷径,而且在家人很容易修行。于是他就虔修净土,专持佛名,以求生西,每日不断,甚至连睡觉和作梦时也不忘记念佛。 民国三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他到西山长子家,晚餐的食量突然减少。没想到翌日清晨他拒绝饮食,并且说:“我觉得身体衰弱,大概不久于人世,将无法等到九月了!” 因为王老先生没有病痛,所以他的长子听了以后,并不加以重视。长子把这些话告诉他妻子,刚好给四子听到,大吃一惊地说:“这是爸爸要往西方,预知时至,必须赶快准备后事!” 四子一方面请母亲检送衣裳,一方面问王老居士:“您现在感觉如何?清心念佛,不要计较其他俗事!” 王老先生回答:“我没有病,只是不想吃而已!”于是,他就闭着眼睛不说话,可是手指不停地动着。 他的儿子问他,他说:“我不说话时,即是以手指记录念佛的数目,不要再打扰我!” 次子超寰本来在安东服务,转职到凤城。二十九日晚课完毕,才进入寝室,忽然感觉父亲来了,仿佛说:“我今夜子时,超生极乐世界!” 超寰大吃一惊地说:“果真如此,孩儿不但不能看见父亲,而且不能送爸爸您往生了!” 王老居士回答:“没有妨碍!你四弟已经回来,他也知道各种临终的事宜。而且我已到西山你大哥家,因为那里比较安静。” 超寰即合掌念佛,默默地回向说:“如果我爸爸将要往生净土,希望佛祖慈悲,不要使我们父子不能想见,而来不及送他往生!” 当时,超寰感觉父亲说:“明天可以接到你四弟打来的电话!” 超寰说:“明天我接到电话,后天下午决定可以抵达家中,希望父亲稍微等待一会儿!” 王老居士说:“如果这样,我可以在九月二日子时往生西方,我决定等你来,才去!” 翌日下午,超寰果然接到他弟弟打来电话,他急忙赶到安东,竟然没有夜车。九月一日,他带着太太和儿子返回故乡,问王老居士说:“爸爸!您现在感觉如何,是否仍然时常念佛呢?” 王老居士回答:“我没有病,念佛决不会暂忘!”说完,就闭着眼睛默念佛号。 他的儿子分班助念至子时,他忽然向西方端坐念佛,安详而世,享年八十岁。一天后,他仍然端身正坐,栩栩如生。(弘化月刊第二十三期)

平凡人念佛也可以生死做主

王化坤女居士,安徽淮安人,於二○○二年七月八日,在安徽省庐江县实际禅寺往生堂中念佛往生,时年一百零一岁。往生前後,众人多次见到莲花,金色佛光持续照注,观者叹为稀有。 王老居士宿具慧根,她是胎里素,母亲吃肉,她喝了奶水旋即吐出。她聪明善良,乐於助人,总把最喜爱的物品送给被人。九十多岁皈依佛门时,一心想出家,但年龄太大,未能如愿,从此一心念佛求生净土。

听说南京尤家禄居士离世时出现了许多瑞相,我们有幸在新街口附近的一个宿舍楼里,访问了尤家禄居士的家属。 今年七十五岁的尤家禄,五十二年曾任过大厂镇代理镇长职务,以后先后在二七二煤田、江苏省交通厅、新华船厂等处任职,八十年退休,九六年九月三日往生。尤家禄在入佛门前,为人就随和厚道,不讲假话,严于责己,宽于待人,生活俭朴。

王景文居士,名玉纯,世居辽宁省岫岩县。

二○○二年四月间,几经周折,她如愿以偿,来到实际禅寺随众修行。平时,王老居士生活完全自理,她身体健康,不需要别人照顾,不让人扶她,很怕麻烦别人。她念佛很精进,佛号不离口,求生的愿望强烈而恳切。她曾经二次断食求往生,第一次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一心念佛。第二次求往生,七天七夜不吃不喝,拼命念佛,她对黄茂珍居士说∶「你这次来实际禅寺多住几天再走。」黄居士深解其意,答应她要送她往生。七月七日早上,王老居士开始卧床不起,黄居士提醒她∶「你要赶快念佛。」他点了点头,始终在念佛。七月八日上午,黄居士将海青、往生被、香袋盖在她身上组织大家轮班助念,并对她说∶「你要随著大众一起念阿弥陀佛。」她微微点点头,张口念「阿」就往生了,时为十点四十五分。此後,段居士曾见到她口中闪了三个亮光。很多人都见到弥陀像前出现白色莲花。王居士曾见到弥陀像放金光,前面飘一朵曼妙庄严的紫红莲花。大众为王老居士助念七十二个小时之後才为她擦洗,发现王老居士嘴唇上有一圈像口红一样的红圈,非常好看。她身体特别软,手指头比活人还软。她的头顶是热的。摄像机拍到了许多瑞相。一柱金色的常照光直对骨灰持续照注,从一圈圈的佛光中飘出大大小小的莲花∶金黄,宝石,水红,苹果绿...交相辉映,光彩夺目。一柱橙色光柱从空中射下,暂态闪过。舍利花色泽鲜艳,形态各异。

九五年初,一次摔跤,引发中风,全身瘫痪,眼不能睁,嘴歪,十分痛苦。他女儿尤立帆信佛,为求佛菩萨保佑父亲,一是放生,二是到寺里敬香,在佛菩萨像前发大愿。结果仅九天,尤家禄的病就全好了,没有后遗症。走起路来,老伴都跟不上。这件事使他相信了佛法,并开始念佛,一个月后,即九五年三月在金粟庵皈依了三宝。

他起初务农,后来学习经商,喜欢行善,信奉佛法。

王化坤居士往生後,一朵盛开的白玉兰花正对大殿独开了三天三夜,就如同老居士那犹存的面容。

尤居士开始念佛时,还有些夹杂,后来与老伴一起听净空法师弘扬净土的录音,与老伴共同切磋,心很快定下来,由开始每天念佛约四十分钟,逐渐增加到二小时、三小时,后来达到四小时。往生前的几个月,他每日早晨三点多钟起床,四点钟左右开始念佛,念到约六点钟。早饭后休息一下,八点开始又念佛约一小时。其他时间,他还反覆听净空法师讲解《无量寿经》、《阿弥陀经》、《观无量寿经》和《普贤行愿品》的磁带,每天一般听两卷。他念佛心很诚敬,常常感动得泪流满面。有一天听了《观无量寿经》的磁带,夜晚就梦见金光闪闪的阿弥陀佛出现在他和自己妻子的面前。《西方公据》有念佛记数图,他每念五百声即记一个点,到九六年八月十日以前,一年多就记满了《西方公据》上的计数图两遍共二十张,共念阿弥陀佛圣号五百万声以上。

五十三岁时,他率领妻子和儿子发心吃长素。因为次子超寰和四子学佛,所以知道念佛是横超三界,直接脱离轮回的捷径,而且在家人很容易修行。于是他就虔修净土,专持佛名,以求生西,每日不断,甚至连睡觉和作梦时也不忘记念佛。

往生前的一周里,他的表现有不少异常。他平时除了念佛听经外,还喜欢看报纸、看下棋、看打桌球,及与一些外地朋友通信交流诗作。那几天,这些全都停止了。整天不大出门,除了吃饭睡觉,几乎全部白天时间都用于念佛、拜佛、听录音。妻子劝他出门活动活动,看看下棋和打桌球,他说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了。但这期间,他却往金粟庵去了一趟,烧香拜佛,拿出五十元供养常住。他还整理了自己喜爱的书报,收拾收拾,也卖掉了一部分。

民国三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他到西山长子家,晚餐的食量突然减少。没想到翌日清晨他拒绝饮食,并且说:“我觉得身体衰弱,大概不久于人世,将无法等到九月了!”

往生前两天,上街理发,回家后觉得胡子未刮干净,又自己动手刮,随后又洗了澡。在他往生前的一天晚上,他女儿尤立帆突然觉得想要回家看看,一进门就嗅到很浓的檀香味,而家中并没有人烧檀香。她妈妈在尤家禄往生后追忆说,这浓浓的香味持续了两三天。女儿在闻到檀香味的同时,见父亲集中精力念佛,跟他打招呼,他只嗯了一声,还继续念佛。父亲没有与她谈一句话,但看上去他精神非常好,前一阵还有点咳嗽,白天还闹困,这时都好了。

因为王老先生没有病痛,所以他的长子听了以后,并不加以重视。长子把这些话告诉他妻子,刚好给四子听到,大吃一惊地说:“这是爸爸要往西方,预知时至,必须赶快准备后事!”

九月三日晚饭后,尤居士带孙女在楼门口玩了一会,不久就与老伴一起按平时习惯,八时左右睡觉,但刚躺下一会,忽然起床下地,穿上长裤,站在床前,他老伴有点奇怪,借著堂屋外的亮光,只见丈夫站在床边的地面上,面向著四墙壁贴著的阿弥陀佛相,嘴里发出轻微的像平时念佛的声音,随后逐渐减弱,慢慢弓身弯腰,头放在床上。他老伴把灯打开,见他两腿还直立著,只是两手手心向上放在床上,头放在两手中间,完全是一种拜佛的姿势。但却不见动静,嘴里也没有声音了。喊了他几声也没见答应,发现他已停止了呼吸。

四子一方面请母亲检送衣裳,一方面问王老居士:“您现在感觉如何?清心念佛,不要计较其他俗事!”

家中人立即打电话给尤立帆,并请来了医生。医生稍作诊断,即说人已经走了。他身旁家属按照一般世俗方法,忙著搬动他,正准备给他换衣服。正好这时,他女儿尤立帆居士赶到了,立刻制止了这种作法。她发现被搬动后的父亲眉头有点皱,嘴唇发白,便立即动员和组织全家人一起念佛。念了一段时间后,看到父亲的面色开始变化,嘴唇变红,出现笑容,尤家禄的妻子还听到丈夫嘴里好像发出什么声音,以为他缓过气来又同大家一块念佛了。

王老先生回答:“我没有病,只是不想吃而已!”于是,他就闭着眼睛不说话,可是手指不停地动着。

直到第二天早晨,大概在尤居士往生八、九个小时以后,他家属才重新给他换衣服。当时尤家禄面相非常好,比在世时还好,眉头舒展,脸色丰润,笑咪咪的。尤立帆说:学佛人绝对不敢打妄语。当时我父亲那个样子,同墙上贴的阿弥陀佛像简直太像了,活像阿弥陀佛。尤立帆摸摸父亲的脚心、膝盖、肚脐和脸,都凉了,而头顶却热乎乎的。这时许多亲友来看尤家禄的遗体,见他面貌如此好,都十分惊奇赞叹。九月四日上午九点多钟,家人送尤家禄居士遗体往殡仪馆火化,头顶依然发热。头七第一天,全家念佛。办丧事期间没有杀生,家中诸事都比较顺利。

他的儿子问他,他说:“我不说话时,即是以手指记录念佛的数目,不要再打扰我!”

为尤居士授三皈依的全乘法师和栖霞山的本振法师得知他往生前示现的种种瑞相,都认为他肯定是往生了,这也深深教育了他全家。他的四个儿子原本都不信佛,现在亲身经历、亲眼看到了这种种瑞相,都对学佛开始有了正确的认识,特别是过去对父亲学佛意见较多的大儿子,转变最大,现在经常念佛,也不再杀生了。

次子超寰本来在安东服务,转职到凤城。二十九日晚课完毕,才进入寝室,忽然感觉父亲来了,仿佛说:“我今夜子时,超生极乐世界!”

超寰大吃一惊地说:“果真如此,孩儿不但不能看见父亲,而且不能送爸爸您往生了!”

王老居士回答:“没有妨碍!你四弟已经回来,他也知道各种临终的事宜。而且我已到西山你大哥家,因为那里比较安静。”

超寰即合掌念佛,默默地回向说:“如果我爸爸将要往生净土,希望佛祖慈悲,不要使我们父子不能想见,而来不及送他往生!”

当时,超寰感觉父亲说:“明天可以接到你四弟打来的电话!”

超寰说:“明天我接到电话,后天下午决定可以抵达家中,希望父亲稍微等待一会儿!”

王老居士说:“如果这样,我可以在九月二日子时往生西方,我决定等你来,才去!”

翌日下午,超寰果然接到他弟弟打来电话,他急忙赶到安东,竟然没有夜车。九月一日,他带着太太和儿子返回故乡,问王老居士说:“爸爸!您现在感觉如何,是否仍然时常念佛呢?”

王老居士回答:“我没有病,念佛决不会暂忘!”说完,就闭着眼睛默念佛号。

他的儿子分班助念至子时,他忽然向西方端坐念佛,安详而世,享年八十岁。一天后,他仍然端身正坐,栩栩如生。

中国佛教故事网 佛教经典故事 因果报应故事 感应故事 智慧故事 恭请十方善信转载、分享 功德无量

本文由养生信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往生前与次子感应道交,王化坤居士念佛往生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