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神的脚步,叹气的抽水马桶

- 编辑:金沙澳门官网 -

死神的脚步,叹气的抽水马桶

在水中泡着的滋味真是舒服极了。今天走了很久,脚都肿了,我就慢慢的泡着吧。不知不觉的我竟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有人“砰砰砰”的敲着,把我惊醒了。

小康,浴室里有鬼呀!!我手脚发颤,站都站不稳。

星期一,下午两点,饭店停车场——没错。守田茜多次向自己确认。她在饭店前一点下了出租车,从饭店职工专用出口溜进了楼里,为的是避开人们的视线。从前走出这家饭店时,为了躲开记者,她也曾这么干过。她早已熟知这个出口。平安无事。一个衣着十分朴素的女孩子快步走过,并没有谁看到。这么大的饭店里,有好多女孩工作。查验工作证则在更靠里边的地方进行。她沿着四壁雪白、冷冷清清的走廊向前走去,中途发现一个指向“停车场”的箭头,阿茜便拐向了那边。下了楼梯,推开沉重的铁门,便来到了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现在,车极少。阿茜一眼就发现了电梯。房间号是703。乘上电梯之后,用手掀了一下七层的按钮。电梯慢腾腾地向上行驶。主电梯速度更快,所以这部电梯没有什么顾客乘坐。它是供开车来的人去大厅时使用的。电梯中途未停,径直开到了七楼。阿茜松了一口气。万一有谁发现她这样走进饭店,马上就会炒出一条“阿茜与情人幽会”的新闻来的。703房间很快找到。她揿了一下门铃,几乎就在同时门从里边打开了。“我等候多时了。”小野田绢子满脸微笑地说。“快请进!”“打扰了。”阿茜走进房间。顿时眼前一亮。豪华套间非常宽敞。起居间放着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的打字机正吱吱响着在打印材料。“您在这儿创作?”“是啊。我闲不下来。住在家里吧,又离修一住的医院太远。你请坐——要不要喝点什么?”“不。不用。”“午饭还没有吃吧?咱们俩在这儿一起吃吧!”“好的。”“吃点什么好?我让他们送餐。”“那样好吗?一听说送餐,我总有点特殊感觉,口里直打鼓。”阿茜打开菜谱,犹豫片刻,才定下来点什么菜。绢子打电话订好饭莱,才松了口气说道:“修一的神志清醒过来了,只要伤口一好,就可以出院了。”“太好了!我每天晚上都为他祈祷。”“谢谢!也许就是你的祈祷灵验呢。”绢子笑着说道。“不过,最近出了很多事啊。”“是啊!‘白昼’小姐也是在这家饭店被杀的嘛。”“可不是嘛。凶手好像还没抓到。”“你也很危险呀。要格外当心才好!”“对。”“你如果受点伤,是会让修一埋怨的。”绢子说道。“刺伤修一的凶手也是同一个人吧?”“我弄不清楚。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绢子稍显孤寂地喃喃自语着。“我……喜欢修一。”阿茜双手握在一起说道。“年轻时的恋爱,适宜于作为美好的回忆加以珍藏。在现实生活中,它是会窒息而死的。”“真的吗?”“因人而异喽!在你身上也许会顺利。”绢子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阿茜,说道。“看见你仿佛就看到了过去的我。”“不好意思呀!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矢泽说道。“没关系。”服务员摇着头。“事后,请把工作服放进那个筐里。”“好。我照办不误。”矢泽穿上那身稍显紧绷的工作服。松了一口气。“一弯腰就勒得慌。”“够您受的!”服务员显出同情的样子。“谁都认识您呀!”矢泽不愧为演员,穿上饭店的工作服。摇身一变,成了服务员。这套工作服是绢子出钱给搞到手的。“有一个人要来看我。不过,让别人认出他来也不好。”绢子这么一说,服务员马上心领神会,给予帮助。“应该准备妥了。请您等一下。”服务员一路小跑奔向厨房。这个时间要求送餐的客人很少。还没等五分钟,服务员就推着送餐车回来了。“就是这份。是703房间订的。”“谢谢!是乘这部电梯上吧?”“对。饭后,请您把送餐车还回来就行。”“嗯。那我就借用一下了。”“请吧!”服务员走后,矢泽推着送餐车上了电梯。“七层,七层……”他按了一下电梯按钮。门正要关上时,有人快步跑了过来喊道:“等一下!”矢泽按了一下“开”的按钮,等待来人。“啊,谢谢!”只见来人穿了一身普通的西装。“您去几层?”“七层。”“那么,跟我是同一层。”矢泽说完,关上了电梯门。电梯发出咯哒咯哒的低微声音朝上行驶。因为这是工作用电梯,所以电梯四壁的油漆已经开始剥落了。“这部电梯真够慢的!”矢泽嘟囔了一句。“还差一点儿。”一起坐电梯的那个男人冒了这么一句。“咦?”“不,没什么。”那个男人侧身对着矢泽,所以矢泽看不清他的脸孔。电梯总算到了七层。那个男人急匆匆地下了电梯走掉了。“这小子干什么的?”矢泽一边歪着头纳闷,一边推着送餐车走出了电梯。他在走廊里推着车向前走。703室。就在前边。拐了一个弯,矢泽仍往前走。突然,有人从身后向他猛击了一下。他感到阵阵沉重的疼痛拥向后脑,一下子瘫倒在走廊上,不省人事了。“啊,对不起!”绢子显出慌乱的神色。“洒到你身上了!不要紧吧?”“不,没关系。”阿茜嘴上这样说,但她已感觉到洒出来的橙汁已浸润到了膝盖附近。事情发生在她俩等候送餐服务员来到的那段时间。“喝点冰箱里的橙汁吧。”绢子这么一说,阿茜也没好意思推辞,便拿起杯子喝了起来。这功夫又说到了绢子新写的电视剧本。“阿茜,你能不能走几步给我看看?”绢子一边介绍着她的新剧本的场面,一边提议道。阿茜按照绢子的解说,向前走走,又猛然转过身子。就在这当儿,两人撞了个满怀。当时绢子手上正拿着杯子,于是橙汁全洒到了阿茜身上。“这下可糟了。对不起!”“不,没关系。”守田茜嘴上是这么说着,可是橙汁洒在身上,粘乎乎的。“你去冲个澡吧,否则会感觉不舒服的。”绢子说道。“这合适吗?”“那有什么不合适的、是我给你洒上橙汁的嘛。来,这边来!”绢子边说边把阿茜领进浴室。“你那件衣服,一时半会也没法穿——我回头去给你买一件新的,下边商业街就能买到。”“可是……”“没关系。冲完了澡,先穿着浴衣出来算了。”“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阿茜道谢之后,关上了浴室的门。绢子回到起居室,收拾了杯子,看了看表。“他再不来就晚了。”她刚喃喃自语,门铃响了起来。“来了!”绢子急忙朝房门走去。“我等你半天了。”边说边打开了房门。“哎呀!”门外空无一人。绢子朝走廊迈出了一步,想环视左右。突然,有人把绢子给撞倒了。“哇!”她喊了一声刚想爬起来,那个人又猛扑过来重重地压在了她身上。“谁?干什么?”她刚说出声来,小腹又被那人的膝头狠狠地撞了一下。绢子呻吟了一声,就再也动弹不得了。“老实点儿!”她隐约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只要乖乖的,就不会把你怎么样。”他是谁?为什么要这样?绢子挣扎着,想动一动。立刻小腹又被踢了一脚,于是完全失去了知觉。那男人喘了喘气,把放着饭莱的送餐车拉进房间,关上了房门。他慢慢走进起居室,站立了片刻。这才听出了淋浴的声音。他马上意识到这是浴室的水声。透过紧闭的浴室门,传出了淋浴的声音。他的喘气声逐渐粗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进入他视线的是紧束在窗户两侧的窗帘。他把捆束窗帘的粗绳从金属环上解了下来,两手用力拉了拉。长度也正合适。浴室里的淋浴声停了下来。他躲在浴室门旁边,伺机行动。响起蟋漱的声音,可能是在用浴巾擦身子吧——他激动得浑身颤抖。这时,房间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好像没人接。”夕里子说道。“她不在吧。”国友说道。“没准她去医院了,跟咱们走两岔去了。”“是啊。怎么办?”夕里子准备把电话挂断,突然又说:“啊,有人接了——喂,喂!”“你好!”“请问,是小野田先生的房间吗?”“啊,夕里子?我是守田茜呀。”“噢。怪不得听起来耳熟嘛。”夕里子说道。“我现在在楼下大厅呢。医院说是修一的住院手续不全,我刚给他办完。小野田先生呢?”“应该在呀……我刚才把衣服弄脏了,现在正在浴室里呢。”“我听到响声嘛。那我上去了。”“好。我也马上出来。”“国友也一块上去,你可别穿得过于暴露了。”国友听了后半句话,捅了夕里子一下。“你说什么啊!”“好,马上上去。”夕里子撂下电话,对国友说:“守田茜怎么会在绢子房间里?”“嗯……可能是她们二人有话要说吧?”两人朝电梯方向走去。“电梯来了!”夕里子跑了起来,二人一起冲进已经开始关门的电梯。“小野田先生!”阿茜打开门,走出浴室喊道。“先生,您在吗?”真蹊跷啊!她歪着头在房间走着。从身后。一根粗绳子勒住了阿茜的脖子。值得庆幸的是,她穿的浴衣领子很厚,上面又搭了一条浴巾,而绳子正好勒在这上面。绳子猛然被勒得紧紧的,浴巾的厚度恰好抵销了它。阿茜条件反射地抓住了绳子。那个男人焦急万分。两个人相撞,朝同一方向摇晃,一起倒在了地板上。“七层!”电梯门开了,夕里子和国友从电梯走到走廊,看了一眼方位图。“703,在这边!”国友朝前走去。“是个套间。从地图上看,够大的。”夕里子说着,追上了国友。“住一晚上得多少钱呀,这种套间?”“是呀,还不得五六万?没准还要贵呢。”“一会儿工夫工资就没影了。”国友笑着说。“可有人常住饭店呀!”“不过,住饭店太别扭,我不喜欢。再说,想住也住不起呀-是这间吧?”国友说着,停住了脚步。“叫你死,你这个魔鬼!”那个男人顺口这么说着,骑到了趴在地上的阿茜身上。拼死挣扎的阿茜,双手徒然地在抓挠着什么。男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双手用力地抓住了阿茜的脖子。“你给我死!你给我死!”突然,他的脸被猛击了一下,痛苦地呻吟起来。烟灰缸滚落在地上。原来是绢子拼力站了起来,抓起烟灰缸打了他一下。阿茜一挣扎,男人便摇晃着倒在地上。门铃——门铃响了起来。阿茜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奔向房门。男人见此情景也爬了起来。他仲出手来,快步前跑,急欲抓住阿茜。“阿茜!”夕里子咚咚地敲着房门。“小野田先生!我是佐佐本。”“怎么会没有人呢?”国友话音刚落,突然门砰地一声打开,从房间里跑出来一个人。“哇!”国友被撞倒在地,夕里子也摔了个屁股蹲儿。“夕里子!”穿着浴衣的守田茜手捂着脖子咚地一声倒了下来。“小野田先生在里边。”夕里子霍地跳了起来,向国友大叫一声。“快追!”同时,冲进了房间。国友奋力向前追赶,朝着刚才冲出房间的那个男人逃跑的方向。这时,电梯来了。国友拼命地跑,可就是差一步,门关上了,电梯向下驶去。“王八蛋!”国友揿了揿电梯下行键,但电梯迟迟不上来。于是,国友又跑回小野田绢子的房间。

2。吃: 基本上我们每天晚上都去春园吃海鲜, 第一天晚上我们去第一市场买好了拿去加工,也挑了网上热门的三排X档,感觉还可以。 春园这个地方是要你自己买东西去加工的,要不去第一市场买, 要不到了春园里面再买,但第一市场里面比较便宜, 所以最好去第一市场啦。至于挑几排几档,都不是重要的, 因为我自从第一个晚上去了三排X档后,发现海鲜不是蒸炒煮就是火锅, 后来我们也确实试了其他不热门的档,味道一样好!那里的LA JIAO很过YIN, 我吃得嘴巴都起泡了! 现在拿去加工的基本上是火锅2元/JIN,蒸炒煮4元/JIN (完蛋了,我今天怎么有那么字打不出, 晕!!!) 当你找到地方坐下以后, 会有人托着盘子来卖如水果, 果汁,椰子饭之类的,自己看着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你们是从上海来的吧?”前台小姐一边开票一边问我们。

八月的暑假闲来无事,我就和好友小康两个背起行囊乘上了北上南京的长途汽车。南京——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美丽的城市,既有古都的风范又不失繁华社会的质感。

2。住:为了省钱, 我们没有去亚龙湾住,我们选择了三亚湾的兰海酒店,海景房没有调价时是90元, 这个兰海酒店,环境还可以,也是新的,但我们住了三个晚上,每天都出现状况。我们第一天住进去时,人家才CHECK OUT,所以我们把行李先放进去, 要求服务员把卫生搞一下, 我们出去吃完早餐刚好回来可以休息,服务员连连说好。等我们出去了三个多钟头回来,房间还是一团糟,我们很生气,把电话给管理处, 管理处的人说这层房间不归他们管(气人,不归他们管电话干嘛接到他们那里),要我们去二楼,去了二楼,那位服务小姐说他们不是同一家公司的,也不归她管, 我晕!!不归她管为什么让我们去找她, 然后她说要我们自己去找带我们来的那位小姐,我们人生地不熟,对酒店也不熟悉,去哪找???那位小姐说那好, 我帮你打个电话过去吧,最后那个服务员终于过来搞了卫生才算了事。第二天,他们忘记把毛巾放在浴室,等我冲完凉等着擦身时发现没有毛巾!!!第三天更离谱,我们晚上十点多回来时,门打不开,我们隐隐约约听见里面有声音,我们敲门,果然有一个男的出来开门。天啊,竟然出现这样的事, 我当场气得血晕,我的行李在哪里, 我男朋友送的戒指也放在酒店里了,天底下竟然有这种事情发生!!! 我大声问他们为什么待在我的房间里, 我的东西在哪里,我在心里诅咒着这家恶心的酒店和房东。房东来了,她说我今天应该换房间,老天,我是今天过了12点半才出门的,服务小姐一直在隔壁搞卫生还过来拿过台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要换房间。我想到现在还非常生气。

“还说我呢,人家洗个澡不也催我嘛。干什么呀?”我嘟哝着从浴缸里起来,外面没有回答。还装神弄鬼?

你呀,一天到晚鬼啊鬼的,烦死了。我可不喜欢听!小康撅起了嘴巴不高兴了,我忙乖乖的住口。标准房还不错,蛮干净的,就是采光不太好。

早就听说三亚是冬季渡假的好地方, 我跟BF于是利用过年的假期去那里玩了一下, 我们是1月25日去的, 29日回来。我们是自己去的, 没有跟团。现在告诉大家我的深刻体会, 因为去之前也看了不少网友的好建议.

对于昨天的那个小姐我们已经麻木,我只想趁热打铁的问道:“那房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听着听着,我的姿势僵硬了,好半天都不敢动弹,气氛突然就变得暧昧起来。哎——哎——的好象是叹气的声音,我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也不得什么所以然,倒是空气好象突然降温了不少。我慢慢的转身拿起挂在墙上的浴袍穿在身上,准备出门找小康。突然叹气声没了,变成了说话的声音,听不清楚,也听不懂是什么地方的方言。顿时鸡皮疙瘩就出来,牙关也咬不紧了,因为——因为我发现那个声音是从抽水马桶里发出的。刚才我们还上过厕所的!

我们要去南山寺,双层巴士告诉我们说到了天涯海角就有很多车去南山寺,我们信以为真,结果在天涯海角门口等了半天,是有很多去南山寺的车但都不停,问了问才知道这些车不去南山寺,他们写去南山寺是想让游客上车,到了终点站后就把一半的钱退给他们,他们赚一半,至于旅客怎样就不管了。尽管到了天涯海角门口, 我们没有进去,因为这是出了名的骗人风景区,两块石头而已!!!

我和小康算算一人才30块,的确便宜,当下就决定入住。

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住的心得:三亚的旅馆和酒店非常多,不用担心没有地方住,如果你不放心,在网上预定一两个晚上,你到了那里, 满街都是酒店旅馆。不过有一家旅馆是在三亚湾路上的,好象叫“林海旅馆”还是“林沙旅馆”,千万不要去!那家老板脾气火爆,那天我们看到那里有自行车出租,去问了一下,顺便看到他们有房间我们想去看看也无防,那就老板就问我们要500块钱的自行车压金,我们说不行,他就破口大骂说出非常难听的话,还要打人,非常可怕!!!

大概过了15分钟小康的手机响了,我顺手一接,是她的男朋友打来的。“小康,电话!!”我隔着浴室门叫她。半晌门开了,小康一脸不满:“洗个澡也那么烦,真是的。”可一听见她男朋友的声音,语调顿时就走样了,甜言蜜语的不得了,连我这个旁观者也要融化了,我忙躲进浴室,耳不听为净。

还说我呢,人家洗个澡不也催我嘛。干什么呀?我嘟哝着从浴缸里起来,外面没有回答。还装神弄鬼?

4。玩:我们去了吴岐洲岛,风景还可以,但回来的时候,因为没有交通,的士一般会要求100-200元送你回市内,尽管你去时才40元。我跟那些的士司机说,你们这样子以后没有人来你们海南玩了,他竟然说只有你不来还有很多人来,我们大把钱赚。又晕!!!有一个办法,要从岛上回市内,你可以一直走到门口,大门口即有宝安的地方,那里有三轮车可以坐到有公车达市内的地方,这样省很多钱!!

金沙澳门官网,后面又是短短的两声叹气,幽幽的,好象要洞穿我们的心灵深处。我觉得后背一阵阴风扫过,冷飕飕的,直抵着我的脊梁骨,再看看我们两个人已经吓得魂不附体,浑身上下湿透了。这股凉彻心骨的阴风绝不是空调风,房间里静极了,只有我们两个急促的呼吸声。

呵呵,我们不怕的,再说我们也去过很多地方了,知道该怎么应付。我们两个为她的提醒觉得好笑,不过还是蛮有道理的。

至于假春园,真的多得不得了(这也体现了三亚人真能骗人,我竟然看到“春远海鲜大排档”故意把“远”字绕一大圈,好让人看起来象是“园”字, 搞笑)。总之,你想去的地方叫”春园海鲜广场”,一定要声明在果喜大酒店附近那个,到了之后你一眼就见到很多粉红色的塑料凳,明显的可以看到几排几号这些字。对面有明润和168这两个小店,记住,是小店,很小。 晚上这个地方外面都挂满了彩灯(不知是不是过年的缘故)。不过,在三亚湾路上,也有两家店叫明润和168, 那家”春远海鲜大排档“也在这条路上,晕!!! 这里简直就等着我们上钩。总之,一定要说”春园海鲜广场“,一个字都不能少!!!还要说是果喜大酒店下来那个!!!三亚的的士,摩托车,人力车都有回扣的,他们就算你走在路上都问你要不要吃饭,他们会带你去吃饭拿回扣, 你去了就ZAI定了!!!

“呵呵,我们不怕的,再说我们也去过很多地方了,知道该怎么应付。”我们两个为她的提醒觉得好笑,不过还是蛮有道理的。

上午就到达了南京,为了节省费用,我和小康找了家最便宜的旅馆,处在城郊结合部。一进门,前台小姐就笑吟吟的迎上来:你们是住店吧?我们这里很便宜的。两个人一间标准房就60块一晚上。

1。总体感觉: 三亚这个城市应该是很美丽的,说应该是因为我们去时天气不算是“沙滩天气”,有一些阴, 但依然给我们很放松的感觉。 这个城市风景是好, 但人的素质比较差, 如果你适应了广州上海深圳这些地方的服务, 去到那里你一定会吐血!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和小康觉得很惊讶。

401,就这间。服务员帮我们开了门,脸色苍白的走了。

3。 交通:三亚市非常小,基本上交通可以靠202或者双层BUS解决,好象也有207的,打的如果打表的话很便宜, 但在市内,的士司机不管你去的有多近他们都要10元,就算5块6块可以到的地方他们也要10块,如果你坚持打表他们会很生气。还有可以坐人力车,价格2-10元不等,运气好会碰上老实的人会老实收,一般会看情况多收。

“小康,浴室里有鬼呀!!”我手脚发颤,站都站不稳。

我没有敲你的门,我没有!我一直在和他打电话呢。小康一口否认,过后她也变色了,穷盯着我看,我一个劲的对她点头,肯定她的想法。

我好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希望对大家有点启发。等我有什么要补充的再告诉大家. 对了, 去三亚时, 一定要直接去三亚,不要去海口再转车, 海口离三亚有三个半钟头的快巴路程, 远着呢.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我们总觉得有块阴影压在心间,不舒坦的很。出门旅游竟会碰见这样的事情,真是晦气的很,玩了什么也不知道。

不要乱说!什么鬼啊!你又在编故事骗我了。她生气的挂掉电话,转过身不理睬我了。

我们要求前台小姐陪着我们一遍又一遍的检查浴室,床底下和衣橱,甚至还拉开窗帘检查外面,还好一切没问题。

小康,你有没有觉得那个服务员好象鬼啊?冷冰冰的。边进门我边损那个服务态度不好的服务员。

接着那听不懂的方言又在说了,很模糊根本就辨不出是男是女。有哭腔,也有愤怒的声调,这样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特别的刺耳醒目。

呵呵,来住旅馆的人我可接触了不少,一听他们的口音就知道是那里人。前台小姐果然厉害,你们就两个人出来吗?

“我没有敲你的门,我没有!我一直在和他打电话呢。”小康一口否认,过后她也变色了,穷盯着我看,我一个劲的对她点头,肯定她的想法。

干什么呀!看你的脸,白的和什么似的,有毛病啊,没事乱叫什么。她在怪我打断她和男朋友的聊天。

4楼的服务员在看过我们的住房收据后,面无表情的带我们去房间。走廊有点长,灯光也不亮,走了一会我们到了走道的最顶端。

4楼的服务员在看过我们的住房收据后,面无表情的带我们去房间。走廊有点长,灯光也不亮,走了一会我们到了走道的最顶端。

“哇!你们胆子很大的,父母不担心吗?外面可是有点乱的。”她好心的提醒着我们。

你们是从上海来的吧?前台小姐一边开票一边问我们。

“啊——————”我头皮发麻,忍不住大叫,忙不迭的开门冲出去。等我脸色雪白的出现在小康面前时,这个女人还在褒电话粥呢。

在水中泡着的滋味真是舒服极了。今天走了很久,脚都肿了,我就慢慢的泡着吧。不知不觉的我竟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有人砰砰砰的敲着,把我惊醒了。

等待中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我好象熬过了一个世纪。7月的南京可是个大火炉,在没有空调的走道上我热的直出汗,空气又很沉闷。

我和小康算算一人才30块,的确便宜,当下就决定入住。

地上有点滑,我起来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等我惊魂未定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一种很古怪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声音呢?我不敢确定。一时间我还搞不清楚是从那里发出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门外的小康发出的。

真的,小康,我没骗你。我害怕的躲进被窝里,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告诉了她。

“是啊,怎么了?”

啊——————我头皮发麻,忍不住大叫,忙不迭的开门冲出去。等我脸色雪白的出现在小康面前时,这个女人还在褒电话粥呢。

“小康,你有没有觉得那个服务员好象鬼啊?冷冰冰的。”边进门我边损那个服务态度不好的服务员。

鬼你个头!小康用力把我推出电梯,这里是旅馆!你以为是宾馆呀?还金碧辉煌呢!她不失时机的嘲笑了我一番,搞的我好没趣。

“小康!”我再也受不住了,扑向她直掉眼泪,心里的最后防线崩溃了,我觉得我要疯了。小康一直很坚强的,现在也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们两个哭成了泪人,本想出来旅游庆祝英语四级考通过的,现在却碰见了这样的事情。房间里阴气很重,再加之空调在不停的吹着,我们两个竟冻得好象处在三九寒冬。

好累啊,逛了一个下午。我伸着懒腰,往床上一躺,全不顾什么淑女形象。

还是小康机灵,她一把把我拉出了那个房间,锁上了浴室的门。但我们知道它还是在这个屋子里的,它是无处不在的。

大概过了15分钟小康的手机响了,我顺手一接,是她的男朋友打来的。小康,电话!!我隔着浴室门叫她。半晌门开了,小康一脸不满:洗个澡也那么烦,真是的。可一听见她男朋友的声音,语调顿时就走样了,甜言蜜语的不得了,连我这个旁观者也要融化了,我忙躲进浴室,耳不听为净。

“鬼你个头!”小康用力把我推出电梯,“这里是旅馆!你以为是宾馆呀?还金碧辉煌呢!”她不失时机的嘲笑了我一番,搞的我好没趣。

我咽口口水不敢回答,正当我们想松口气的时候,突然从抽水马桶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气声哎——————,这突如其来的凄凄凉的声音吓得我脚一软跌倒在地,小康也脸色发青,拉我的手在簌簌发抖。.....

“这个死女人,到那里去了,需要她的时候却不在。”我恨得咬牙切齿,小康拍拍我后背,安慰我道:“大概有事情出去了吧,一会儿就回来,我们等一下吧。”我点点头。虽然走道里也是阴深的很,可总比我们的房间要好上千百辈。

我们手挽着手来到浴室门口,我用一个指头推开门,里面一片安静,只有我刚才没关的水笼头在哗啦啦的流着水。我们两个

“我洗澡的时候马桶里没声音呀。”小康的声音也在发抖,“要么,我们再去看看?好吗?”我们两个平时胆子不小,可真碰见这样的事情还真有点心有余悸。

是啊,怎么了?

“该不会有鬼吧?”我捅捅小康,紧张的问道。

该不会有鬼吧?我捅捅小康,紧张的问道。

“好狡猾啊你!!”我死命的拍着浴室门,表示抗议,却也无可奈何。

电梯停了下来,门开了。哇!搞什么呀,这么恐怖的气氛。我不禁尖叫道。楼道里黑黑的,只有数盏幽暗小灯,全然不似下面大堂里辉煌。

“不要乱说!什么鬼啊!你又在编故事骗我了。”她生气的挂掉电话,转过身不理睬我了。

我洗澡的时候马桶里没声音呀。小康的声音也在发抖,要么,我们再去看看?好吗?我们两个平时胆子不小,可真碰见这样的事情还真有点心有余悸。

“真的,小康,我没骗你。”我害怕的躲进被窝里,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告诉了她。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和小康觉得很惊讶。

我耸耸肩:“我猜八九不离十就是死过人。她不肯说,算了,睡觉吧,一个折腾下来已经12点了,明天会起不了的。”

自己在外面还是当心点,你们的房间在4楼,乘电梯上去会有服务员带你们去房间的。言毕,我们就乘上了电梯。

把灯全打开,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到最高,我们抱作一团。许久,小康说:“我们去叫服务员来吧?”这个提议我很赞成。于是我们两个颤巍巍的打开房门来到服务台,可是服务员竟然不在。

是啊,阿紫,我先去洗澡了。没等我从床上跃起,小康已经象鱼似的的滑进了浴室。

小康硬要和我睡一个床,挤了一点却也合我的意。“一进来就觉得这店有问题,果然没错。明天我们就退房走人吧?”小康点头同意了,末了她加了一句:“人说便宜没好货果然不错。”

稍微收拾了一下,我和小康出门玩去了。以前高一的时候我们也来过南京,这次算是故地重游吧。下午逛了新街口,人很多,很漂亮,绿化也做的很好。接着我们又去了夫子庙,热闹的夜市,流光异彩的秦怀河真是太漂亮了,使得我和小康流连忘返,频频在各色摊头前驻足停留。直到8点,我们才觉得时间很晚了,不得不起身返回旅馆。

听着听着,我的姿势僵硬了,好半天都不敢动弹,气氛突然就变得暧昧起来。“哎——哎——”的好象是叹气的声音,我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也不得什么所以然,倒是空气好象突然降温了不少。我慢慢的转身拿起挂在墙上的浴袍穿在身上,准备出门找小康。突然叹气声没了,变成了说话的声音,听不清楚,也听不懂是什么地方的方言。顿时鸡皮疙瘩就出来,牙关也咬不紧了,因为——因为我发现那个声音是从抽水马桶里发出的。刚才我们还上过厕所的!

地上有点滑,我起来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等我惊魂未定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一种很古怪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声音呢?我不敢确定。一时间我还搞不清楚是从那里发出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门外的小康发出的。

电梯停了下来,门开了。“哇!搞什么呀,这么恐怖的气氛。”我不禁尖叫道。楼道里黑黑的,只有数盏幽暗小灯,全然不似下面大堂里辉煌。

好狡猾啊你!!我死命的拍着浴室门,表示抗议,却也无可奈何。

“怎么样?打听到什么吗?”小康爬到我床上问。

哇!你们胆子很大的,父母不担心吗?外面可是有点乱的。她好心的提醒着我们。

第二天8点我们就起来,昨天的那个小姐已经不在了,换了另外一个人。她大概对昨天的事情有所耳闻,看见我们退房就神秘的耳语:“我告诉你们,你们昨天住的那个房间已经半年没住过人啦,昨天的那个她缺德呀,给你们住这样的房间,看你们是学生,欺负你们!”

阿紫,是你的幻觉吧?小康小心翼翼的问我,但她眼神里的惊恐告诉我她还是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的。

稍微收拾了一下,我和小康出门玩去了。以前高一的时候我们也来过南京,这次算是故地重游吧。下午逛了新街口,人很多,很漂亮,绿化也做的很好。接着我们又去了夫子庙,热闹的夜市,流光异彩的秦怀河真是太漂亮了,使得我和小康流连忘返,频频在各色摊头前驻足停留。直到8点,我们才觉得时间很晚了,不得不起身返回旅馆。

她的嘴嘴动了动,却没发出任何声音,继而甩给我一个白眼:“有些事情你们少管!”接着就走了。

当我们把事情描述一遍以后,她的脸马上就变了,不是吃惊和恐惧,而是厌恶:“那就去你们房间看看好了。”

我咽口口水不敢回答,正当我们想松口气的时候,突然从抽水马桶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气声“哎——————”,这突如其来的凄凄凉的声音吓得我脚一软跌倒在地,小康也脸色发青,拉我的手在簌簌发抖。

我们手挽着手来到浴室门口,我用一个指头推开门,里面一片安静,只有我刚才没关的水笼头在哗啦啦的流着水。我们两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迟疑了一会,“好吧!收拾好东西跟我来吧。”她同意了。

“干什么呀!看你的脸,白的和什么似的,有毛病啊,没事乱叫什么。”她在怪我打断她和男朋友的聊天。

回到上海后,小康对我说:“以后出去,再也不要去那些便宜的旅馆了,安全最重要。”

我们两个象得了特赦令似的的轻松,很快打点好了一切。豪华间果然与标准房不同,光线明亮,虽然价钱贵了点,可值得。

“401,就这间。”服务员帮我们开了门,脸色苍白的走了。

“呵呵,来住旅馆的人我可接触了不少,一听他们的口音就知道是那里人。”前台小姐果然厉害,“你们就两个人出来吗?”

送走前台小姐以后,小康还是锁上浴室门,一声不吭的坐在我对面。我还是很疑神疑鬼。

“有什么事情再叫我吧。”虽然这样说可是前台小姐的不耐烦已经说明我们是她最不喜欢的客人。在她转身离开的时候,我拉住她的衣角悄声问:“你能告诉我吗?在那个房间,以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抽水马桶里的叹气声

上午就到达了南京,为了节省费用,我和小康找了家最便宜的旅馆,处在城郊结合部。一进门,前台小姐就笑吟吟的迎上来:“你们是住店吧?我们这里很便宜的。两个人一间标准房就60块一晚上。”

“我们要换房间!!”我们异口同声的说道。

“怎么?还有事情吗?”前台小姐的口气很差,和刚遇见时完全不同。

“好累啊,逛了一个下午。”我伸着懒腰,往床上一躺,全不顾什么淑女形象。

小康用眼神阻止我继续说下去,可我的嘴巴竟然停不住了:“床底下会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呀?譬如背靠背的女尸,人头?窗外会不会有监视我们的眼睛啊,或者是黑衣服的鬼?”

“小康,你说壁橱里会有什么东西吗?比如血色的衣服,或者披头散发的鬼什么的。”都怪平时鬼故事看太多了,这时的我竟浮想联翩,都要得臆想症了,但是这些事情也不无可能。

她愣了一下,说道:“没房间了!”

“再去找她!”我拉着小康直奔服务台。

这个小姐刚想告诉我,突然冒出来一个象经理模样的人,他咳嗽两声,小姐就低下头不出声了。没辙,我们只好拿着行李走人。

房间里一切正常,前台小姐打开了浴室的门,吓得跟在她身后的我们直退好几步。“你们看,不是一切正常吗?”她走到抽水马桶前,抽了一下,水流很湍急的下去了。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呀?”白天看见的那个前台小姐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服务员有事情出去了,我来替她一会儿。”

说的一点没错!这样的经历只能是一次!再多可就……

“自己在外面还是当心点,你们的房间在4楼,乘电梯上去会有服务员带你们去房间的。”言毕,我们就乘上了电梯。

“你呀,一天到晚鬼啊鬼的,烦死了。我可不喜欢听!”小康撅起了嘴巴不高兴了,我忙乖乖的住口。标准房还不错,蛮干净的,就是采光不太好。

“阿紫,是你的幻觉吧?”小康小心翼翼的问我,但她眼神里的惊恐告诉我她还是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的。

7月的暑假闲来无事,我就和好友小康两个背起行囊乘上了北上南京的长途汽车。南京——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美丽的城市,既有古都的风范又不失繁华社会的质感。

“不可能!”我大叫,“现在又不是旅游旺季,怎么会没有房间?那好我们要住豪华间,总可以了吧?”我的态度也变得很恶劣,在经过这一番打击之后,心情差到极点。

“我猜大概是马桶有点堵,然后你们就听错了。这一切肯定都是你们的错觉,相信我,住这个房间的客人从没说过什么。”虽然这样说,可她的眼睛却不敢直视我们,总在闪躲什么。既然她都这样说了,我们也不好再强辩什么,因为事实就是一切都正常了。

“是啊,阿紫,我先去洗澡了。”没等我从床上跃起,小康已经象鱼似的的滑进了浴室。

本文由养生信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死神的脚步,叹气的抽水马桶